和春天一起出发_翔路建设

和春天一起出发

发布时间:2020-03-16 10:22:18 来源: 点击数量:221次

一场春雨一时新,惊蛰过后,她来了,她踮着脚尖,伸着脖子,从绿意内敛的枝头上,从尘封芬芳的土壤里,她再也绷不住冷面,噗嗤一声笑成了粉黛花朵,染红了青山的双颊,解冻了一冬的情话。

庚子年二月十五,来到灵大路建设办正好一周年的日子,夜晚十点过,办公室的灯仍在亮着,桌上的文件还未来得及整理,思绪却有些缥缈。微风掀起窗帘,月色入户,欣然起行,虽无水中藻荇,亦无竹柏之影,但一轮皎月,习习春风,也足以让肩上的酸痛,心里的烦躁烟消云散了。不一会儿,听见雨敲打在窗上的滴答声,我想,这是春天的声音。

听说,最是一年春好处,踏青归来意更长。去年的阳春三月,我被心境困住了脚步,踌躇不前。而今年,我决定收拾凌乱的脚步,和春天一起出发,探一探“春意”。新的一天又在月落日升中开启了,我打着哈欠一头钻进前往工地的车里,穿梭在花红柳绿的山间,“小莫,到了!在看什么这么入神?”司机的话把我拉回来,我望向湿漉的路面,随后拎起相机,戴上安全帽,挎着一壶水,向着作业点走去。

眼前忙碌的光景,却让我嗅到了一股股甘甜的宁静,这是来自内心的踏实,我们等待许久的春天终于来了,翘首期盼的世间万物惊醒了,大家在暖风中开始萌动。瓦蓝色的活动板房旁,传来叮叮当当的锤击声,工人们把攒了许久的气力涂进结实而突起的肌腱上,挥动着手中的工具演奏着一出别致的交响乐,桥梁的桩基便在这特殊的“胎教”中从地壳深处一点点向上生长。那几台挖掘机正展开身姿,挥舞着铁臂扬起黄土,誓要与春柳比一比腰肢的俏美。翻斗车满载着土石一趟又一趟地忙碌,压路机“战力”满格,强壮的滚筒在工地上来回踱步,他们陶醉在温和的春风里,满心欢喜地挥洒汗水,于是桥梁有了根基,道路有了“骨肉”,阡陌河岸有了通途。

车在路上行进,“北投”的标志牌、“防疫”的宣传标语、一张张黑红的脸庞从我眼前掠过,让我生出了作诗的念头,虽然我只记住了古代汉语课上平平仄仄的顺口溜,却也不影响我暂时当个有诗意的人。窗外,10多名工人佩戴口罩,头戴安全帽,身着反光服,在满载着水泥混凝土的搅拌车和路面摊铺机旁辅助作业,雨水打湿了裤脚,他们也不愿耽搁一秒,别有一番“斜风细雨不须归”的风味。不远处,几个小伙子忙碌地传递图纸和表格,在忙完自己工作的间歇,他们背上装着电脑和资料的双肩包,迎着下午的春光,蹲在材料堆前完善今天的施工记录,防疫口罩虽遮住了他们咧开的笑容,那喜悦却从眼角眉梢上扑腾了出来,也颇有“俊眉修眼,顾盼神飞”之姿。

饭菜的香气传来,几个女工停下手边绑钢筋的活儿端起了自己的午餐,麻溜地在边沟旁坦然坐着,解下压制了许久的安全帽,兴许是下颚带勒得太紧,勒痕把两层下巴隔得“泾渭分明”,我将洗手凝胶挨个儿递给她们时,身旁的一个大姐一边理着两鬓那说不清是被雨水还是汗水打湿的发丝一边说,“扎钢筋,是一份苦差,手指经常被钢筋扎破、磨出血泡,每天工作下来,累得连腰都直不起来,疫情快过去了准备开学了,忙活一个月就可以挣够孩子的学费了。”一番话,让我想起了舒婷的《致橡树》,她们是生长在工地上的木棉,春风拂来,红硕的花朵又像英勇的火炬。她们把春天的希望编织在一排排密密的钢筋里,如行云流水一般的连成一体。

春意,在劳动者矫捷的身躯里萌动,在拼搏奉献者的汗水里沸腾,他们正置身其间手握“画笔”,把今天与明天连接起来,把理想和现实连接起来。

当清晨的鸟鸣,扣开晨曦的微光,当春天的枝头,酝酿生命的蓬勃,当土壤里,集聚种子的希望,我想整理行囊,和春天一起出发,带着心中盛开的花朵,我相信,未来的日子,无论四季如何交替,只要努力向前,生命终将行走在没有季节能阻挡的春光中。(灵山沙坪至大塘公路建设办员工 莫倍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