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_翔路建设

成长

发布时间:2019-04-30 09:17:28 来源: 点击数量:180次

自北而来,千八百公里,为伊,为己,为真谛。也常北望,见青山叠嶂,遮不住思乡。思念的过往,淹没在当下的繁忙,在繁忙中默默地成长。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思念是绵长的苦,远来山中,看着伊人家乡的山,都是那么的亲切。第一次下项目考察路线,行走在没有路的山谷,河水清澈石露,水面的落叶随着水流打个漩涡,又翻到水面上,顺流而下。山谷弯曲悠长,不见阳光,千蝶共舞,却无人欣赏。山腰几处人家,点缀其上,不见桃花之源,却处人世之外。建设办门口的女快递员曾告诉过我,她家就在这里。她常常问我什么时候路才能修好,看着她眼中思乡又迫切的目光,我明白了:来此修路,不仅是为了在水一方的伊人,更为了能够真正欣赏这份美景的人们,还有千万个和我一样思乡的“伊人”。

读书二十余载,起初却不知道为什么而读,按部就班地读完了小学、初中、高中的所有课程。大学选专业的时候,阴差阳错的进入了土木行业,了解了岩土、道路、桥梁、工民建的基本知识。大学毕业的时候才发现隧道还没学,又去进修了三年的隧道。接触了这么多东西,却始终没弄明白学习的目的。离开学校的时候,导师叫住了我:“一定要把学到的知识落到实处,不要给学校丢人。”带上导师的叮嘱,我在山里修路,破土、搭桥、打隧道。遇到问题一个接一个,知识也不再是枯燥的文字,它可以转换成解决问题的方法。原来修路,不仅是为了别人,也为了自己。

来到公司后,师父总是告诉我:“我们要修一条好路,也要为这个行业做点事情。”我只是嘴上答应着,心中也无在意,按照他的要求,在一些不曾接触的地方做了一点研究。有人问我:“为什么工作中会感到厌烦呢?”我想了想说:“也许这份工作只是你为了生活的苟且,它还不是你的事业吧!”教导别人的时候,我们都是思想家,其实自己也未必想的清楚。当师父离开了公司,那一点研究突然变得无序,我又急切地想完成这点东西。可能修路已经是我的一生的事业,也是我要追寻真谛。

初来广西,我买了一棵银杏树,放在办公桌上,希望它能将我工作的思考,记录在年轮里。离开这里的时候,我要把它种在新修的道路旁,让它记录路人的匆忙,我想这匆忙中一定有舒畅、悲伤、也有思乡。未来的某一天,我一定会回来看看它,看它长大后的模样。(唐亚森)